夜长月旅人

只身一人的长夜旅行

特别的朋友[上](轻度百合)

    城市夜晚的灯火点点地在各个街道流动着,夜空漆黑一片,就像天上的星星都跳到地上了一样。灯火时而聚集,时而分散,仿佛在躲避着这个世界的某些阴暗角落。我独自一人站在某栋楼的楼顶俯瞰着这个车水马龙的人类世界。夜晚的风冷冷地透过皮肤渗透进筋骨,长长的头发瘙痒着我的面颊,于是我把它们挂到了耳后。光是在这里看着未免太无聊了,我穿过护栏从五层楼顶上跳下,打算飘到下面那条没什么灯光的小巷子逛逛。
     如你所见,我是一只鬼,折合人类的年龄大概十五岁。白色的连衣裙下,空荡荡的没有双腿,长而干枯的头发披散在苍白脸旁,还有着一层不管涂多少补水霜也无法拯救的毫无弹性的皮肤。噢,不过一想到作为一只鬼可以自由自在的飞翔(飘荡),长相这点小事也无所谓啦。
     说真的,人类对我们这个种族的误解也是够深的。一部分人仅凭他们坚信的皮毛科学就断言说我们并不存在。还有一部分人更加过分,看了几部恐怖片就说我们全是杀人不眨眼的变态。我们是比较喜欢吓唬人,但这只是比较流行的兴趣爱好而已。真正恶意谋害人类的鬼并没有多少,而且人类里不是也有“杀人犯”嘛。
      其实我们鬼呢,除了长得有点吓人,有些灵力,不需要进食之外,和人都是一样的,能够思考,有自己的性格,当然也有兴趣爱好。比如我,最喜欢事就是看电影。平常人类是看不到我们的,所以我经常偷偷溜进电影院,好好欣赏一场他们要花大价钱买票才能看的影片。或者在音像店泡一下午,惬意的坐在货架上沉浸在我最喜欢的人类歌手的新专辑中。但是这样不需要上学工作,毫无理想的生活过久了,谁也会觉得无趣。于是和人类开开小玩笑吓他们一跳成为了我们的生活目标。在夜里发出些奇怪的声音啦,让他们的电视屏幕上下起雪啦,或者在某人下楼梯的时候悄悄把这层楼的灯熄掉。他们有时候的反应也蛮可爱的。恶作剧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他们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而不是跳动的血和流动的血。
     昏暗的巷子里静悄悄的,每家的窗子都紧紧地闭锁着,隔着窗帘小气地施舍给这条巷子黯淡的灯光。真是没趣。“走”了一会,前面的拐角处突然传来了什么声响,像是脚步声夹杂着喊叫声,打破了这令人烦躁的寂静。
     “我要打电话了,不许过来!”稚嫩的童声中夹杂着一丝哭腔,颤抖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发生了什么?我飞快地飘向了那个转弯,一个醉醺醺的男子用带着花儿的步伐晃悠悠地走向了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女孩,伸出了一只满是赘肉的大手。接着,啪的一声,一个小巧的手机滑到了我的眼前。女孩子的小手被紧紧抓住,开始无助地哭喊着。
     噢,我可不喜欢这么粗暴的人。
虽说那群长辈总一遍遍叮嘱我不要去管人类的闲事,但是我才不愿意听那不知说了几百年的大道理,况且我也不指望人们拿什么回报我。我把头发抓得乱糟糟的,挡在脸前面,刚好可以露出一只眼睛。很满意现在的形象,于是我在那女孩的背后现身了。
我使劲地向上翻着白眼,伸出枯瘦的十指在那男子面前晃动晃动。不出意料,我听到了那个人声带撕裂一般的惨叫,接着是慌乱的脚步声。作为鬼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眨眨发痛的双眼,打算赶快消失,结果一下子就看到一双泪迹未干的大眼睛向我眨了眨巴。
     “你……不怕我么?”那个小女孩居然在盯着我,我赶快把长发拨到一旁。
     我粗略地打量了一下她:五官稚嫩精致,蘑菇头上的刘海被剪得短短的,可爱得令人有点想笑,洁白的校服在刚刚的挣扎中起了褶子,背后的小红书包被课本撑得鼓鼓的。嗯,大概小学二三年级的样子,难道是没有听说过“鬼”这种家伙吗?
    “嗯…我不怕。但是为什么那个坏叔叔会逃走呢?难道是……”小女孩疑惑地望着我。
    “啊,没没没什么,我没梳头啦。”我慌张地接着话,驴唇不对马嘴。不过女孩子好像没听到一样,还在顾自地说着什么。
     “噢!我明白啦!大姐姐刚才伸着手是在施魔法吧!魔法师好像长得都不太好看的样子。大姐姐一定是魔法师吧!好厉害!”
     这……一点也不好笑。但是我稍稍松了口气,她果然不知道鬼的存在。和她明讲我的身份一定是不可能的,我只好勉强的笑着然后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没错没错,我把他赶走了!哎呀,那个法术真是太管用了,啊哈哈。今天穿的是睡衣,没梳头也没化妆……嗯。”说人家难看也太伤人了嘛,于是我牵强地为自己的外貌辩解了两句。这样说着,我帮她把手机捡了回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见到我还不会害怕的人,她还真是第一个呢。
     “谢谢。”女孩子的眼神里满是感激,她双手接过那部浅黄色的小手机。“那个……大姐姐能和我做朋友吗?和魔法师做朋友,不可思议诶!”
     我……从来没和人类正常交往过呢,生前的事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这说不定会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体验呢。但是这样真的可以吗?按常理说,人和鬼做朋友这种事……算了,他们大人那些老得生锈的说法都见鬼去吧。只要小心一点,一定没什么问题的。
     “那,你要对爸爸妈妈和同学保密哦?我们魔法师……嗯,通常不露面的。”我努力地回想着自己的名字,我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枯瘦的右手。“我叫清,三点水的清。很高兴认识你。”我咬了咬下唇,努力地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和打破常规的兴奋。
     “清……三点水的清……”小女孩歪着头重复着我的话,用手指在另一只手的手掌上一笔一划把我的名字写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望向我,露出灿烂的小孩子式微笑,“我叫秋叶。”她用那双小手把我的手指轻轻摊开,又在我的手掌上写了一遍秋叶这两个字。
     秋叶,真是个美丽的名字。秋叶,绚丽又短暂的美好。
     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好像有点不吉利,摇了摇头重新回过神。我蹲下身子平视着她,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尖:“说起来你这小家伙胆子很大呀,这么晚敢一个人走这条道?”
     “因为晚才想快点回家……有人说这边近一点……”秋叶委屈地缩着肩膀,双眼紧紧地地盯着地面,或许她又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她紧紧攥住了我的手,“我有点怕……清姐姐能陪我一起走吗?”她用恳求一般的眼神望着我,看到她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噗嗤……好好好。那你记住以后可不能随便走这边了,会有很多坏人的。”
      “记住了!谢谢你!”
      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坑坑洼洼的小路,我仔细感受着牵着的那只手的温度,小小的,却很暖和。我有一种感觉,感觉我的手不再冰冷,那柔和的温度透过手掌,仿佛化为血液在我的全身流淌着,流向太阳一样充满活力的心脏,然后被洒向更远的地方,就这样循环着,永远不会停止。这就是人类的身体吗?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们终于到了宽敞的地方。橙黄色的的路灯带来让人安心的光芒,平坦的路面之上,几栋单元楼整齐地排列着。暗绿色的树叶在风中飒飒作响。
      秋叶还想让我到她家一起玩,当然被我回绝了。不过我和她约定,每天放学后都会在这里等着她。
     虽然很久以前我似乎看过一部叫什么“人鬼情未了”的电影,但是直到昨天我都坚信这种事是编造出来的,就像那些愚蠢的恐怖片一样。我靠在一棵树下而坐,粗糙的树皮沙沙地摩擦着我的皮肤,这不是梦。我轻闭双眼,这短短一个小时在我们身上发生的事,我们说过的话,一遍遍在我脑海里播映了出来。这是仅属于我自己的电影,这是一部纪录片,这是我和秋叶的故事!
     胸口中有什么东西突然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鼻腔酸涩,像是涂了柠檬汁一样。从未有过的感觉。
      如果我能流泪的话,现在的泪水一定是甜的吧。
【未完待续】

评论(29)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