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长月旅人

只身一人的长夜旅行

雨(五)

〖东方〗〖幽爱丽〗〖中短篇〗

  那是,我在这里定居之前的事,距今已经非常久远了。
  那一天,我只是日常地采购制作人偶服饰需要用到的布匹。却在嘈杂的集市上偶然地遇到了一个女子。
  她是画中的的少女。
  撑着一把很特别的阳伞,身着艳丽的衣裙,独自眺望着没有边际的繁花之海。
  相比其他奇珍异宝一样的商品,摊主并不在意这张小小的画片,于是我只用了几个硬币就买下了它。抱着侥幸心里的我还是可笑地询问着作者——意料之中,没有得到答复。大概是某个并不出名的画家的作品吧。没有得到人们的重视,只好绘制一些不起眼的小作品以填补家用,我这样猜想。不过即便如此,也能看出是在一幅小小的画作上倾尽了心血。独特的笔法,与主流相背的配色规律,朦胧的作画风格。
  独行之人,果然很难被世界所认可吧。
  回到家后,我继续端详着那副画。不论我再怎样仔细地观察,也看不清那阳伞下的相貌。红色的裙子也看不清具体的装饰,大约是很朴素的款式吧。
  她的一切我都不知晓。这样美丽的少女,只适合存在于那大片的花海中,而不配被这个现世所拥有——绘制她的作者,大概想传达这样的想法呢。
  这样大片的景色只是自己一个人欣赏,想必也是一个孤独的人呢。丝毫没有显现出悲伤的样子,一定在享受着不被世俗打破的寂静时光吧,真是个……从容的人?
  我想不清楚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才好,这样的女子,一定不配被这个世界的词语来描述。
  我,真的很喜欢她。
  即使她和我隔着一张纸那样遥远的距离。
  但是如果我走近她的话,这样的美感会不会转瞬即逝呢?如果走近她的话,她能够接受这样的我吗?
  可是呢,我真的不满足于就像欣赏景色一样远远地观望着这个女子。哪怕一刻也好,我想去到她的身边。
  我把这张画小心翼翼地扣进了一个木质小画框中,和我第一个制作完成的小人偶上海一起,安放在床头柜上最醒目的地方。
  我会找到你的。

-
  魔法使的人生是漫长的。我坐着马车,在世界的各处旅行着。我在大大小小的花田中穿梭着,赞叹着它们与众不同的美丽。但是我却总觉得有一些不太合适的地方,这些花朵好像都不是以最自然的姿态绽开的,所以我一直没有找寻到那幅画上理想般的景色,于是我的脚步也没有停歇。有几次,我甚至想要放弃这漫无目的荒诞旅行,但是每当我望着那张画出神,那名独自伫立的少女就会让我感到莫名的安心。于是我想找到她身影的渴望就愈来愈深。
  一天天地,就像结识了一个陌生的朋友一样,我在旅途中边猜测边想象地填补着画中少女身份的空白,她的名字,她的身世,甚至她许许多多细碎的信息。
  为什么自己对那副画上的女子有着般的执念呢?我说不出来。或许是那孤独的身影,和同样孤独的我产生了共鸣,或许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美感,是我真正向往的东西。
  我要找到你。除此之外,我便再无所求。
 
-
  “上海,不要落在后面噢。”拥挤的人流中,我敲了敲帮我提着旅行箱的上海的小脑袋,提醒着。
  上海认真地点了点头,紧紧地跟在我身后,又不时地偷偷向车窗内探探头。那神情就像一个第一次上火车的小女孩一样。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乘坐这个大家伙呢。人类所谓的科学在短短的一百年里能够得到这样的提升,很令我吃惊。不过相应的,好处也不是凭空得来的。不知从何时开始,浓烟就占据了目光所及之处,灰黑色的乌云贪婪地吞噬着天空中仅存的蓝色,连一丝也不肯放过。
  我不清楚那少女现在是否还在这般的世上的某处,但是我不容自己继续怀疑下去,因为我不能放弃寻找。
  我和上海终于找到了一个座位安顿下来。我揉了揉酸痛的大腿,困倦涌上双眼。
“列车下一站,幻想……”报站的声音渐渐微弱了起来。

-
  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
  大概是遥远东方的某个小镇吧。这里居然已经通了火车,真是不可思议。
  走出空无一人的车厢,扑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太阳花田。
  金色的花朵在无云的天空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辉,在风的吹拂下起伏着。我看到在这片翻涌着的花朵的海洋中,一位少女独自伫立,如同梦一般的色彩。
  花朵一样的遮阳伞,红色花格的裙摆,如森林一样翠绿的秀发,不被世俗沾染的鲜红色瞳眸。
  风见,居高临下之意。幽香,幽然绽放的花朵。
  终于,找到你了。
  我远远地向名为幽香的女子挥了挥手。

  即使你只是我易碎的幻想。

〖未完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