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长月旅人

只身一人的长夜旅行

〖圣诞贺文〗紫幽香的圣诞礼物

〖东方〗〖阳伞组〗〖短篇〗

  那天,风见幽香拿起了什么东西就急急忙忙地出门了。
  那是一支红玫瑰,金黄色的丝带笨手笨脚的幽香在花枝上十分认真地打上了个蝴蝶结。虽然幽香莫名地就是感觉它像个领结(还是和自己同款的)。但是这点细节好像无所谓。
  以前好像听紫她提到过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什么迈瑞还是什么葵斯马斯的,幽香有点记不住了,总只是个节就对了。
  只要是节日呢,就总得给熟人准备些礼物。花呢,有着各种美好的寓意,所以一定是送爸妈送老师送女友的首选方案。再者说,这样的寒冬里能找到支鲜活的玫瑰花也是不容易的,幽香这样点了点头。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紫。
  紫在哪呢……
  估计指不定在和哪个小姑娘鬼混呢。
  幽香对紫这种作风已经习以为常了。刚认识她的时候还因为这种事和她翻过几次脸,不过现在,那么多年都忍过去了也不怕这几分钟。
  ……
  ……有什么奇怪声音。
  一瞬间,幽香的背后展开了一道漆黑的裂缝,她忽地蹲了下去,让试图从背后袭击的某位隙间妖怪扑了个空。
  “一如既往地不会好好地打招呼呢,紫。”
  “一如既往地连抱一下都不给呢,幽香。”
  接着,某个隙间妖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迈出了间隙,轻盈地落到了地上。
  “Merry Christmas,little yuuka~”紫把一个粉色的小礼物盒递到了幽香的手中。“最近外界好像很流行这个东西,觉得很适合你就帮你带了一份。”
  说是带了一份,实则是在可怜的店员不注意的时候开了个不干净的隙间吧。幽香又想起紫当年一边拿来了一个奇怪的耳塞让幽香欣赏音乐,一边自豪满满地和自己讲她是怎么把香霖捡到的那个可以演奏歌曲的小东西据为己有的经过。
  我到底是怎么和这种家伙生活了这么多年啊,幽香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了不起。
  收下了紫的礼物,幽香想把藏在身后的那支玫瑰拿出来,却听见紫那个话唠又开了口。
  “简简单单地送朵玫瑰花什么的在外面的世界已经过时了噢~”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一句话,紫露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
  送花过时了是个什么意思?而且我藏的好好的花被她……看到了?平和的微笑下掩藏着幽香火山喷发般的内心。
  “是呢。那样没有心意的礼物怎么会有人送呢。阿紫就好好等着吧,我的礼物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噢。”背后死死掐着的手不小心把带刺的枝干一折两段。
  紫露出了一脸期待的笑容,妖怪大贤者或许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太阳花田中央的小屋,今日阳光普照,真是个令人惬意的冬日下午。
  坐在书桌前,幽香小心翼翼地摆弄着一个精巧的小玩意。那是一个木质的八音盒,旋动发条的同时,伴随着和缓的音乐声,装饰在上面的木质小动物也会在盒子上行走起来,就像活过来了一样。
  不同于幻想乡内使用的魔法,外界人类所设计的物品仅凭借着齿轮和发条的种种精确的组合就能做到如此的奇妙的效果,这一点让幽香很好奇,也对自己一直厌恶的人类产生了那么一丁点的钦佩。如果什么时候可以去外界看看就好了啊。
  紫她……送了我一个这么巧妙的东西啊。幽香突然感觉有点对不起她。
  但是这种歉意在下一秒就被打消了。谁教那个不懂情调的妖怪说花的坏话的,而且我可是给她准备了一份大礼,那可都是些名贵品种。
  “幽……幽香!!”书桌旁被打开了一道隙间,紫略带慌乱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这一次那个人并没有扑过来。
  “下午好,紫。”幽香仿佛预示到了一切一般,慢吞吞地抿了口花茶。
  没错,在几个小时之前,隙间里的八云家大宅子的后院里已经密密麻麻地开满了鲜花,五颜六色的十分华丽,但是太多太多的花已经从蔓延到了二层的窗外,把大门也围堵了个水泄不通。两位式神此时大概在家里哀怨连连地清理着花朵吧。
  我到底是怎样和这种家伙生活了这么多年啊,紫心想。
  “送你满园春色~”幽香把脑子里突然冒出的这句话迷之开心地说了出来。
  这本是件浪漫的事,但是紫现在的内心只想把还在装作没事人一样的幽香家暴一百次。。
  “风见幽香,快点给·我·恢·复。”紫一字一顿地说着。
  “求我啊。”
  “你这家伙……!!”
  今日的紫幽香,一如既往地浪漫又温柔。

〖END〗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