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长月旅人

只身一人的长夜旅行

雨(四)

〖东方〗〖幽爱丽〗〖中短篇〗
爱丽丝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她却仅仅只是觉得。
  风,冲破了窗子的束缚,夹杂着雨水从窗外灌了进来。
  爱丽丝赶忙跑去窗前,把被吹开的窗户关严。幽香则把被熄灭的蜡烛燃起,火光再一次充斥着小小的房间。微弱却柔和,足以温暖整个房间。
  窗子像镜子一样映出自己的全貌,幻觉般反射着的,还有背后昏暗的空房间。
  爱丽丝猛地回头,看到幽香正如初地坐在椅子上,玩弄着上海头上的蝴蝶结。
  是我今天太累了吗……爱丽丝想。
  “早点去睡吧,爱丽丝。”幽香放开了一脸不情愿的上海。
  果然,最了解自己的还是幽香呢。
  虽然平时幽香总是以调戏爱丽丝为乐,让容易害羞的爱丽丝很苦恼,但是幽香真的是为数不多……或者唯一一个真正了解爱丽丝想法的人,甚至有些过于不可思议。
  爱丽丝的头一阵剧痛,她现在只想赶快到床上歇息。
  “雨这么大了,幽香就……留下来吧?”
 
-
  “那个……”
  “嗯?”
  “为什么非要钻到我的被子里来啊!!”
  幽香在爱丽丝柔软的小床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一脸“好享受”的表情。接着又缩进了被子里,“这么冷的天气,怎么舍得让爱丽丝一个人睡~”翠绿色的发丝稍显凌乱地垂到了脸颊,白色的衬衣贴着身体,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
  爱丽丝气呼呼地别过头不看幽香,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啊,果然,再一次地,烫了起来。
  爱丽丝侧过身,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一个被爱丽丝用花边装饰过的小本子被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
  耳边嗡的一响,爱丽丝揉了揉太阳穴,想缓解一下这讨厌的老毛病——头痛。
  要尽快睡了,赶快把日记解决掉吧。
床头灯柔和的光线投在了爱丽丝翻开的那一页,像是勾画着繁复的花纹,字句如行云流水般落在了纸上。
  一旁,正在悄悄地观察着爱丽丝的侧脸的某个妖怪,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从爱丽丝的日记本中掉了出来。
  像是明信片一样手掌大的纸片,正等待着被谁拾起。
  那是一张小小的画片,绘制着一片绚丽的花海在午后的阳光下灿灿生辉。若是仔细观察,才能发现在画的中央伫立着一位与景色融为一体的,撑着如同雏菊花般的阳伞的少女。
  身着一袭红裙,静静地伫立于仙境之中。看不清阳伞之下的相貌。
  此时此刻合上了日记本的爱丽丝,只是转过头来瞥到了这画中一角的景色,头脑中就剧痛难忍。
  能背下来每个笔画的位置,能记得清每一个画中出现的颜色。
  即便爱丽丝闭紧了双眼,用双手紧紧的抱着剧痛难忍的头,她的眼中依然浮现出了那副画的全貌。
  这景色,还有其中的少女,没有人会比自己更加熟悉。
  这根本不是幽香的肖像画那样简单。
  “不想再看到它了…!幽香…只有一个就够了…”爱丽丝用棉被蒙上了自己的头。
  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只有爱丽丝一个人的声音。
  雨的夜曲留下的,只有凉意。

〖未完待续〗

评论